平生一顾自此终年

【酒茨】只是当时已惘然

被刺激到了,第一次写文,全文胡言乱语,不知道有没有重梗,私信删。

茨木最终离开了大江山,在完成鬼王的婚宴筹备后。


酒吞始终没有改掉到枫叶林喝酒的习惯
红叶也总是在晴明外出时回到枫叶林跳舞。
酒吞仿佛已经放弃追求红叶,他们只在偶遇时平静的问好。直至深秋时节。


鬼将外出,大江山的鬼王独酌无趣边提着酒壶到了枫叶林。彼时枫叶林恰是全盛,枫叶红得放肆。要是再多些白雪就好,酒吞暗自琢磨。只是枫叶林从未下雪,而大雪时节的枫叶林早没了满山红叶,所以为什么会这么想呢,酒吞疑惑自己的想法。落叶声间传来法术释放的声音,酒吞忽生不详之感,快步走向红叶的木屋,远远的边看见三个人类的阴阳师正在围攻木屋。
红叶早前成为了晴明式神,实力大大削弱,如今腹背受敌,加之三人又有备而来,已是节节败退。酒吞见此,即使出全身鬼气,忽狂风大作,枫叶纷纷扬扬的飘落,霎那间又化作利刃,合着葫芦的酒气涌向三人。不过须臾,三人便已血肉模糊,露出白骨。
良久,鬼女回过神来,笑盈盈的说,见你与茨木童子决战数回,竟不知鬼王实力这般强大,莫不是你鬼气会被茨木克制。
酒吞一时语塞,只是敷衍,本大爷是隐藏实力以防万一。
红叶没有多问,反是继续笑到,鬼王今日救我,可求回报。
酒吞打趣,不如以身相许,不过……
好。
四下一片沉寂。


茨木满载战利品回山,却见大江山上下张灯结彩。萤草拽着手帕,告诉鬼将,鬼王七日后迎娶红叶。
茨木一时惊慌,踏着满山的枫叶,跑到红绸包裹的宫殿。
挚友,你这么能被那个女人蒙蔽。我定要杀了她。
酒吞写请柬的手早已停顿,他在茨木踏入大江山的一刻起,心心念念全是他许久未听的吹捧。
不是那个女人,是红叶,她马上就是大江山的鬼后了。
茨木不再与酒吞争执,只是将婚宴的活揽下,六日之后,向鬼王告假离开。酒吞念及他伤情,也为阻拦。日暮黄昏最后一束阳光的照耀下,白发大妖离开大江山。


茨木不知道的是大江山最终没有迎来鬼后,红叶在重回自由后,在大婚前夜与酒吞接触婚约。
红叶不知道的是当日攻击她的三人背景深厚,其家人竟请来源赖光退治酒吞童子。
酒吞不知道的是大江山退治后,茨木又回到大江山,化作女形,为己复仇,血染白发。


酒吞看着披星而来的红叶有些迷惑,虽然红叶还是林中模样。
十分抱歉,欺骗了鬼王大人,只是鬼王大人也是不愿出席这次婚礼的。
是啊,从你提出时边是这样的打算,本是妖怪,自然是多了些奸计。
为什么会离开晴明?当然是不爱他呀,初见时的心动终究会磨灭的,即使还有爱,那也是给后来出现的黑晴明的了。
多谢鬼王大人成全,酒吞童子,你也该好好想想你自己的情感了,当年枫叶林中,是哪抹月光照进你的心中。


酒吞最终想明白了,在僵直的躺着,看着那把将被命名为童子切安纲落下的那一刻。
他回想起初秋的枫叶林,那时红叶间还带有残绿。清脆的铃铛从远方传来,不久,视野中便出现了那只白色的大妖,似明月照入心间。这般美的白雪,要是枫叶在绚烂些就好。酒吞最后想,还好那个家伙不在。
史书没有记下酒吞童子的头发在那日刹那白雪。


茨木取回了断臂,不久有人发现酒吞的头颅离奇失踪。虽然经过了退治,大江山依旧人迹罕至,山脚下,蒲公英开满田野,有人说田野里住着一个可爱的小姑娘,也有人说田野里住着清俊的男子。
不过这些是坊间传闻,经年后,化作烟尘而散。


PS:并不知道写了些什么,不过现在心情平静了许多。第一次写,圈地自萌的作品,还望轻喷。官方不发糖,作阿妈的总不能也欺负小天使呀。

评论(1)

热度(33)